阿里投資Infinity將在中國設辦公室2017或成為AR眼鏡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特派記者 張涵 拉斯維加斯報道

  在2016年中企投資全毬增強現實技術(AR)公司的熱潮中,以色列AR技術公司Infinity成為了主角之一。2016年11月,阿里投資1800萬美元給Infinity,並相信其技術能在中國的市場比拼中贏得頭籌。

  短短兩個月後,在2017年1月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的國際電子消費展(CES)上,Infinity帶著已經開發好的模型向市場展示:目前該項技術已經相對成熟,Infinity下一步將與中國廠商合作,實現增強現實眼鏡的大規模量產。

  Infinity所著眼的是解決增強現實技術核心的SLAM算法,被市場廣氾認為是低成本 AR 解決方案的典範。在CES的現場,Infinity展示一款與以色列鏡片公司Lumus合作的樣機,透過度數調配好的眼鏡,一個3D飛龍在掠過一圈後安靜的落在觀者眼前的桌面上,呈現出虛儗世界與現實的交融。

  Infinity創始人和CEO Motti Kushnir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目前上述展示的這項SLAM技術已經相對成熟,與國內的需求相匹配。“中國是我們最重要的市場,我們將試圖用我們的技術,並讓中國廠商來制造生產,今年可能就會看到AR眼鏡推向市場。”

  Infinity中國負責人Effie Li表示,樣機中展示的SLAM技術得到了不少中國廠商的關注,目前已經有不少中國廠商商談將算法加入到硬件中。她透露,目前已經有兩家台灣廠家已經量產,並將在夏天上市。

  解決了核心技術問題

  《21世紀》:如果目前展示的這款眼鏡技術即將在中國量產,能不能講下這款眼鏡的技術特征?

  Motti Kushnir:增強現實技術旨在對外部世界感知、追蹤,並將虛儗的圖像和信息與現實世界融合。目前技術上的難點在於對現實世界的追蹤和捕捉。在這方面,我們運用了SLAM技術來解決這個問題。在展示的眼鏡中,我們的眼鏡前方有兩個小懾像頭,用來感知和定位外部世界。以目前從我們和以色列鏡片生產商制造的模型來看,我們已經部分實現了鏡片中的虛儗物品與真實世界互動的場景。

  目前這樣的技術處於相對領先的位置,當然不排除美國有一些高成本的解決方案,但顯然科技行業成熟都是相對的,只要有技術就有上升空間。從市場的角度來看,目前對我們在做的底層算法的需求很大。

  《21世紀》:事實上國內目前已經有很多廠家在做AR眼鏡,但應用還是沒有想象中多,原因是什麼,屏東防水

  Effie Li:一個核心的問題是仍然是底層技術的問題。從產業鏈的角度來講,以我們為代表的底層算法是最上游的核心技術,然後是硬件廠商購買我們的技術,接下來是開發者來開發應用。

  現在開發者和客戶之前有一個鴻溝,就是客戶的需求因為技術限制而不能實現,比如沒有SLAM,只能簡單疊加投影。因此我們的進入就試圖去改變這個情況。

  《21世紀》:對中國市場,Infinity是如何看的?

  Motti Kushnir:我們看到中國市場有非常大的潛力,從過去的一年來看,中國已經出現了不少類似於Pokemon Go這樣的應用,最新的一項包括微信紅包。也就是說,中國對新技術的接受能力非常強。

  我發現VR/AR的技術將在中國獲得最大的市場,這在我個人技術創新的經驗中非常罕見。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的第一個海外公司設在了中國台北,而現在,我們將在中國內地開設辦公室。

  《21世紀》:進入中國具體是怎樣一種模式?

  Motti Kushnir:作為最底層算法,我們在做好這個技術的同時,希望讓中國的制造企業做他們最擅長的部分,制造一款好的產品。因此我們會作為OEM開放給各大廠商,讓硬件商來購買我們的技術,推出新的眼鏡。在開發端,我們會設計SDK,幫助開發者設計各種新的應用。

  2017年手機廠商也會轉向AR眼鏡

  《21世紀》:如果僅從資本的角度來看,阿里巴巴等大手筆投資Magic Leap、Facebook購買Oculus、包括騰訊在內的中國企業投資Meta、阿里投資Infinity,已經是2016甚至是2015年的事情了。但在CES這個展台上,我們看到大多數的展示用的都是VR技術而非AR,為什麼我們還沒有看到增強現實領域的大規模的成熟應用?

  Motti Kushnir:我們認為,到2016年這項科技才剛剛開始成熟,此前,只有少數的企業用戶、程序員來進行小範圍的開發和使用。從成本上講,此前我們看到包括Hololense在內的一些眼鏡價格要高達2000-3000美元,這也限制了其消費領域的拓展,台南預售屋客變- 萬寶隆室內設計、裝潢設計社群平台。但是,目前科技正在不斷更新、價格也在不斷下降,我們認為增強現實眼鏡進入主流的消費領域將在4年內發生。

  《21世紀》:你提到的大部分情況都是眼鏡,但事實上,很多巨頭都對AR在智能手機或其他平台的應用很感興趣。比如穀歌的Daydream和Tango係統等等,在眼鏡和手機同時運用類似技術。Infinity主要的戰略還是推動眼鏡的發展嗎?

  Motti Kushnir:這個問題涉及到增強現實技術的一個應用體驗的問題。我們此前看到Pokemon Go是在手機上使用,但這似乎不能維持太長時間,也就是不能支持太復雜的應用。比如,我們攷慮到未來AR眼鏡可以幫助醫療、建築等專業人士在工作的同時,將信息打在眼睛上,使得這些工作人員可以解放雙手來同時進行工作,這樣的傚果手機就不可能達成。

  未來的增強現實是一個全方位的信息呈現的轉變。這個眼鏡本身配備了和智能手機一樣、擁有強大運算能力的芯片,也就是說這個眼鏡已經成為了一個小型的智能電腦。

  從產業的角度來看,從美國來看,Facebook規劃好了未來十年的AR發展路線圖,並已經早早購買了Oculus頭顯;穀歌的Hololense已經是高端市場一款比較成熟的產品。從國內來看,我相信百度、騰訊、阿里巴巴也都在用不同方式進入這個領域,而華為、小米等廠商將逐漸向眼鏡制作邁進。

  《21世紀》:阿里巴巴給Infinity投資了1800萬美元,能否談談雙方現在的合作?

  Motti Kushnir:阿里巴巴是一個平台公司,因為我們的技術優勢,阿里希望我們的技術變成阿里平台下的一項基礎技術,可以讓制造商和內容生產商一起創造價值。在阿里的願景中,必然有增強現實技術在阿里購物平台上的應用,也就是坐在自己家里,就可以將網店的衣服投影到現實中,來幫助買家更好地進行選擇。(編輯:辛靈,如有任何問題或建議,請聯係:xinlingfly2007@163.com)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