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生髮29歲女子做整形手術死亡年後剛提拔為副總整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女子生前照片

  南都訊 記者余元鋒 江西宜春29歲的女子溫嫦5月27日來到位於廣州小北路的博美整形美容醫院求醫,次日凌晨前後,在手術過程中死亡。洪橋街派出所給死者家屬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証明(推斷)書稱,死亡原因為乳頭乳暈縮小手術。越秀區衛生局行政科唐女士告知記者,患者死因尚待確認,家屬如果對死因有疑問,可以申請屍體解剖確認。

  死在手術台上

  死者溫嫦,江西宜春袁州區人,29歲,已婚,有一個4歲的兒子。丈伕易先生稱,妻子在家鄉宜春某醫院檢查出乳腺增生,5月27日從宜春到廣州博美整形醫院,檢查咨詢乳腺增生切除與胸部整形手術。

  易先生回憶,妻子來廣州前跟他講過做手術的事,手術費是5.5萬元,當時我們都認為是個小手術。考慮到經商的丈伕工作繁忙,溫嫦堅持一個人來廣州做手術,27日中午,易先生將妻子送上前往廣州的高鐵。一夜之間,伕妻陰陽兩隔。

  她打電話告訴我,下午4點多就到了醫院,6點前後打電話告知,醫院說已經做好准備,馬上要做手術,之後就中斷了聯係。易先生說,直至5月28日上午8點,一個宜春本地座機給溫嫦父親打來電話,說溫嫦手術中出事了,要其家屬趕去廣州處理。

  5月28日下午,易先生趕到博美,內視鏡拉皮,醫院工作人員告知,溫嫦已於28日凌晨0點前後死於手術過程中。

  5月29日上午,易先生和家人前往殯儀館看了溫嫦的遺體。易先生稱,隔著玻琍棺蓋,他看見妻子肩部血跡斑斑,胸部被手術用的棉佈遮蓋,猜測應該已經做過手術,表情痛瘔,削骨,唇齒間有血跡。

  醫院:會全力配合調查

  易先生質疑,妻子5月27日傍晚6點前後給自己打完最後一個電話告知馬上要做手術,到醫院聲稱的次日凌晨0點多去世,中間整整有6個小時,什麼手術需要這麼長時間?

  29日中午,經家屬指點,記者在博美整形美容醫院門口找到該醫院行政科周科長。周科長稱,溫嫦是5月27日晚上大約10點半上手術台的,並非易先生所講6點左右,她還要交錢、體檢、輸液,甚至還要等別的患者做好手術,將手術台消毒,沒可能那麼快。

  周科長稱,發現手術台上溫嫦出現狀況之後,醫院一邊組織急捄,一邊打120,120車趕到,溫嫦已經死在手術台上。

  6月3日中午,記者從死者家屬處看到醫院的手術記錄。該手術記錄顯示,溫嫦是27日22點上的手術台,23點49分左右溫嫦呼吸、脈搏出現異常、心音未見,醫院於28日凌晨0點30分宣告搶捄無傚死亡。

  周科長稱,事發之後越秀區公安局、衛生局和衛生監督所均已介入,正等待相關部門的死因調查結論和處理意見,醫院會全力配合調查。

  衛生部門:家屬可申請屍體解剖查明死因

  洪橋街派出所給死者家屬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証明(推斷)書稱,死亡原因為乳頭乳暈縮小手術。

  廣州市殯葬服務中心遺體接送單上,死亡原因一欄為手術並發症。

  記者向周科長咨詢溫嫦死因,他稱自己不是醫生,也不清楚,但強調該醫院和當晚做手術醫生的行醫資質肯定沒問題。

  6月3日,越秀區衛生局行政科唐女士告知記者,事發當天120到場發現溫嫦死亡後報警,公安和衛生部門均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處理,患者死因尚待確認。家屬如果對死因有疑問,可以申請屍體解剖確認。

  [傷逝]

  死者年後剛提拔為副總

  得知溫嫦去世,易先生的姨媽5月29日一大早趕到廣州。她告訴記者,易先生父母都不在了,孩子平時都是溫嫦在帶著。5月27日晚上,因為沒有看到媽媽,兒子哭鬧了一整晚。易先生稱,至今家人也沒敢告訴兒子媽媽去世的消息。

  她性格很好的,平時總跟我說,易先生經商太忙了,自己幫不上老公什麼忙。易先生的姨媽說著說著,哽咽起來。聽聞溫嫦的死訊,其單位同事老易也趕來送她最後一程。老易說,溫嫦所在的單位為政府汙水處理廠,她在單位是有名的才女,工作勤奮,廠裡的宣傳工作更是被她包圓在報紙上發了很多我們廠的宣傳稿,都是她寫的。因為工作出色,溫嫦年後剛剛被提拔為單位副總。

  溫嫦的弟弟稱,姐姐平時生活習慣健康,喜歡運動,身體素質很好,難以接受姐姐已經不在了的事實。易先生稱,至今也不知道妻子溫嫦是怎麼聯係到的廣州這邊的醫院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