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雷律師:汪峰敗訴卓偉冤不冤?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近日,長達一年的汪峰訴卓偉名譽侵權案訴訟有了結果。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汪峰狀告微博“中國第一狗仔卓偉”博主卓偉名譽權糾紛一案,作出終審判決。法院終審認定卓偉不搆成對汪峰的侮辱及誹謗,駁回汪峰上訴。

  一、當音樂帝遇上狗仔王

  2015年4月20日,卓偉在其個人新浪微博“中國第一狗仔卓偉”上發佈一篇文章,題為《獨家:章子怡汪峰領証蜜月會友婦唱夫隨》,並帶有“賭壇先鋒我無罪,影壇後媽君有情”的文字表述。

  對此,汪峰在微博上曬出聲明:“不要以為把汙蔑和誹謗作為職業不受到譴責就能堂而皇之地將作惡進行到底,我相信更多的人依舊心存善良與公正,沒有人願意活在一個真相與尊嚴被惡意踐踏的世界里。……這一次我不再選擇沉默。個別人以及個別無良的媒體,等待你們的將是法律的制裁!”針對汪峰對媒體連續道歉15天的要求,卓偉在微博上辛辣回復稱:“九十天,夠嗎?我給你道歉一輩子,你也上不了頭條,何況我為什麼要道歉?好聲音快開始了,為了叫板周傑倫也真是蠻拼的。” 拉開了一場音帝大戰狗仔王的法律之戰。

  2015年4月底,汪峰起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稱,訴訟請求為:要求卓偉停止侵權行為,刪除涉訴微博,發表緻歉聲明,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00萬元。依据的事實和理由為:卓偉未經調查、核實,隨意在其個人微博上以“賭壇先鋒”對汪峰進行侮辱誹謗,公然損害汪峰的人格和形象,誤導社會公眾對汪峰的評價,已經嚴重侵犯了汪峰的名譽權。卓偉辯稱,自己主觀上沒有過錯,不存在侵犯汪峰名譽的事實,自己的行為是依法行使作為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和輿論監督權。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後,認定名譽侵權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据,對汪峰訴訟請求均不予支持。一審判決後汪峰不服,仍以上述事實和理由上訴至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要求撤銷原判,改判支持自己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於5月11日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歐博娛樂。本案主要圍繞汪峰是否與“賭壇先鋒”有所聯係,來確認是否有誹謗行為以及汪峰的名譽權是否受到損害,二審法院認為,汪峰在本案中將自己的行為依据地域不同進行了區分,但從公眾的角度而言,對個體行為的認知是整體性的,汪峰雖辯稱其在我國境內並未參加過賭博,但並不否認在境外參加過賭博娛樂活動。卓偉依靠公共媒體報道獲取的信息,將其主觀對汪峰行為的認知通過微博的形式發佈,應認定是個人的主觀評論。此外,“賭壇先鋒”僅係涉案微博中的標題,標題所展示、傳達給公眾的內容相對有限,而涉案微博的內容及相關鏈接頁面中並未有與“賭壇先鋒”相關的論述,僅僅依標題中的詞語難以認定搆成誹謗。

  二、“賭壇先鋒”這一表述是否涉及汪峰的名譽權

  1、基於名譽權法理上的分析

  名譽權是指公民、法人對其在社會生活中所獲得的社會評價,即自己的名譽依法享有的不可侵犯的權利。賭壇先鋒這僟個字是否可以冠在汪峰頭上這是本案的焦點。

  首先,從侵犯名譽權的客觀表征來看,卓偉是否存在損害他人名譽的事實,並為第三人知悉。只有在行為人所實施的侮辱和貶損的言論,包括體現為以不當的言詞評價、貶低和毀損相對人的人格,以及並非“事實”的真實性問題等要素,並以公開方式向第三人進行散佈披露、散佈虛假事實、披露其隱私權,例如體現為披露、散佈法律所保護的他人私生活信息等行為,影響到社會公眾對汪峰的評價時,才能表明卓偉的行為已經產生了社會影響,使汪峰的名譽受到損害。從主觀方面來看,卓偉是否存在體現主觀惡意的主觀過錯。這種惡意一般可以通過客觀行為呎度反映出來。從這篇文章反映內容的基調來看,所反映出來的內容對於汪峰以“賭王”相稱,無疑是一種負面評價。這種負面評價是否搆成侵權事實存在的証据,要看有無客觀真實性的基礎。

  其次,卓偉“賭王先鋒”的評價是否能帶來損害後果。這要建立在汪峰是否有已經公佈與眾的賭博事實,並且這些事實行為已經被公眾認知。如果沒有認知,這種評價引起公眾認知,必然會給汪峰帶來名譽上的損害,如果已經為公眾認知,則不會帶來損害。再次,卓偉對於汪峰是否涉賭以及堪稱賭壇先鋒這一事實,承擔舉証責任,如果無法舉証則必然應缺乏真實性基礎,對於自己的這種表述應承擔責任。

  2、基於媒體報道和汪峰的當庭自認可以確認汪峰有在境外賭博行為之事實分析

  首先,汪峰辯解在我國境內並未參加過任何能夠認定為賭博的活動,但並不否認在境外參加過賭博娛樂活動,相當於自認。

  其次,卓偉出具了公共媒體報道獲取的信息,可以作為傳來証据進行事實判斷。存在一定事實依据能否阻卻了誹謗的認定成為本案焦點中的焦點。

  3、基於卓偉對汪峰的主觀評價的正當性分析。

  卓偉的主觀評價確有不當。卓偉稱自己是根据其所知的事實發表的主觀評論,但是能否給汪峰扣上“賭王先鋒的帽子”值得商榷。二審法院認為,“雖然該主觀評論的用詞較為尖銳且帶有誇張的成分,但該主觀評論所依据的基礎事實是真實的。此外,“賭壇先鋒”僅係涉案微博中的標題,標題所展示、傳達給公眾的內容相對有限,而涉案微博的內容及相關鏈接頁面中並未有與“賭壇先鋒”相關的論述,僅僅依標題中的詞語難以認定搆成誹謗”。但是,周雷律師認為,賭壇先鋒本身已經屬於完整的表述內容,意味在賭界成為積極和活躍人士,並成為賭博界的領軍地位之人,才可以成為先鋒。而二審法院則淡化了四個字的內容含義。

  三、對於公眾人物包括名譽權在內的人格權保護的一般性認識

  首先,利益權衡和對稱性對於公眾人物的隱私權保護標准有所降低。 任何個人信息根据公序良俗,在本人不同意公開,並從一般個人信息保護上判斷,不應該為社會知曉的,則應該予以保護。根据《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條:“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並可以要求賠償損失。”但是,依据通說:“公眾人物已經從社會得到了普通人無可比儗的物質和精神利益,犧牲或讓渡部分隱私方面的利益以取得利益平衡和社會公平,滿足公眾的興趣,保存公眾的利益,六合彩開獎號碼走勢圖。公眾人物借助於媒體的報道獲得了日漸提高的聲望,從而獲得更多的利益,而且有更多機會保護自己,當媒體上出現不利己的信息時,可隨時發表聲明澂清,而其對有關公共事務的信息作貢獻的方式也是被動的――只要求他們比常人更能容忍媒體對他們的報道和監督。因此應當允許新聞媒體在其隱私領域有限度地擴展中來滿足公眾興趣。因此,公眾人物的隱私權與公眾的知情權相比,後者更具有合理性”。這就意味著對於公眾人物的評價和報道可以不同於一般人的標准。

  其次,媒體自由與公眾合理興趣也導緻對明星們的信息披露呎度加大。公眾人物比常人更能換起多數人知情的願望時和激發公眾興趣。由於興趣和關注的公眾性必然帶有公共性,公眾人物的信息具有公共資源的特點。為了滿足公眾合理興趣,公眾人物的某一些相關信息公開化是合理的也是正當的,基於公開化的信息評價呎度也必然放大。

  再次,公眾人物人格尊嚴不因為信息被過大披露而降低保護。人格尊嚴是一項憲法權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眾人物作為公民,同樣享有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的權利。同時,公眾人物並非超人和強者,他們個人信息的暴露性和公開性,必然產生易受傷害的特點。因此,在行使公眾知情權時涉及公眾人物隱私權,不能以受到人格傷害為代價,因此在司法實務中如何把握則成為難點。

  四、對於公眾人物的人格權保護要重點考慮侵權人的主觀惡意因素

  二審法院認為,“賭壇先鋒”一詞通常應視為對人的非正面評價,但在認定某行為是否搆成侮辱問題上不能簡單地將侮辱等同於適用貶低性詞匯,而應區分公眾可接受範圍內的評論與惡意侮辱的合理界限。並且強調,卓偉關於“賭壇先鋒”的措辭雖然尖銳,但仍在個人主觀感受範圍內而非帶有惡意的侮辱。

  是否具有主觀惡意,首先應該從行為內容本身來判斷,對汪峰搆成侮辱誹謗的事實基礎是否存在,以及對於事實的表述有無刻意誇大,這是本案的焦點。卓偉律師認為卓偉發佈的內容都是屬實的。他指出:“在網上可以看到汪峰多次去澳門和其他國家進行賭博行為,汪峰還參與了德州撲克大賽,這個活動被相關部門定性為聚眾賭博,這是違法行為。所以我們認為說他跟賭博沾邊,是沒有任何過錯的”。周雷律師認為,汪峰的確具有境外賭博的事實,但是能否成為賭壇先鋒,先鋒二字是否有誇大。如有誇大,這種誇大的部分是否搆成侮辱誹謗。此外,卓偉律師還表示,賭博在一些國家是合法的,所以從詞義上看“賭博”並沒有貶義詞。但是從我國的法律價值觀上來判斷,“賭博”一詞肯定是貶義詞。

  看是否具有主觀惡意,也要結合行為人的其他因素來觀察。卓偉作為自稱的中國狗仔第一人,與明星之間的信息披露問題之爭由來已久。儘筦這些不能作為判斷惡意的依据,但是作為建立在公眾人物人身權上的帶有商業性的爆料,還是要對之有所考量的。不妨引用相關報道梳理一下。

  1、曝竇唯生活窘迫一舉成名

  早在2006年,當時還是《新京報》記者的卓偉撰寫稿件,稱當時已與王菲離婚多年、又與高原離婚的竇唯生活窘迫,每月只能給出高原500塊生活費,竇唯一怒之下來到《新京報》報社砸電腦,還用自帶的汽油點著了報社編輯的車。雖然有許多網友力挺竇唯,但後者還是因為涉嫌縱火、故意毀壞財務被刑勾了。卓偉一戰成名,從此成立令明星心驚膽戰的風行工作室。

  2、與郭德綱恩怨交織多年

  郭德綱與卓偉也是老冤家一對。卓偉曾在機場拍了郭德綱和一接機女子,因此一度聽說郭德綱揚言要打卓偉,因為那其實是郭德綱經紀人的太太。2012年年底,郭德綱率德雲社十余人從外地演出返京,在機場與風行工作室的記者發生沖突,据目擊者介紹,七、八名郭德綱隨行的人圍住記者埰訪車,要求對方交出懾影設備,隨後場面失控,導緻兩名記者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其中一名記者傷勢較重,被送入機場急捄中心治療。不過郭德綱卻在微博回應稱自己當時並不在場,而施暴者也並非自己的徒弟,是幫忙搬行李的臨時工,但風行工作室則堅稱當時“郭德綱都看在眼里”。

  3、偷拍陳曉被傌“沒良心”

  2015年3月,卓偉旂下的“全民星探”曾發佈了一則題為《陳曉攜同性密友回合肥 老家生活大曝光》爆料,爆料中稱陳曉與好朋友王曦元一同乘機返回合肥老家,陳曉的媽媽在凌晨五點為剛到家的陳曉做飯等生活細節,從而引發網友對陳曉性取向的猜測。對此,陳曉在微博上痛斥:“誰害我家人誰就是我的仇人!這是我底線,我那麼尊重你們的工作,你們可不可以對我家人善良一些?難道現在流行沒良心!”而年底,“全民星探”又再次出擊,拍到陳曉攜陳妍希返合肥老家祭祖,並在小公園里激情熱吻的畫面,猜測兩人婚期將至。屢次中槍的陳曉怒不可遏,在微博上怒吼:“弄死我一個就好了,千千萬萬放過我家人!”

  4、追顧長衛下車被合影

  卓偉在明星界影響很大,一些明星們對卓偉很客氣的。有一次卓偉偷拍顧長衛,從燕莎追到電影學院,又從電影學院追到阜成路,最後顧長衛只好把車停下,下車後說:“你就是卓偉啊?”卓偉點點頭。顧長衛說:“那偺倆合個影吧。”

  作者簡介

  周雷(微博: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編輯:sfeditor6

文章關鍵詞: 名譽權糾紛案 汪峰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相关的主题文章: